平日的熟悉和旅途的陌生交汇,让这段记忆变得微妙。
就像是写暑假作业时,精神游离本体在草稿纸上的涂抹。
打了个盹,手里的笔变成了相机,做了一个不长不短的梦。
不同的梦交织在一起,横着,竖着,昼的,夜的,不连续的,颠倒的,交错着。

当梦醒后,支离破碎的梦再次被重组起回忆。
记忆依旧熟悉着,陌生着。
但不再秩序且没有规则。油然而生出另一种当初没有的情绪。

(拍摄于一八年六月至八月)